主頁 > 要聞 >

今日頭條遭人民網連續三天炮轟 它還能走上正途

時間:2019-11-09 10:43

來源:未知作者:admin點擊:

  截止去年12月的數據顯示,四年里今日頭條累計有5.5億用戶,女性用戶占45%,男性用戶占55%;從地域分布看,一二線城市的用戶占到一半,三線%。

  在此基礎上,我們不妨將話題再引申一點:媒體機構是否還要繼續承擔開啟民智的社會擔當。畢竟從清末現代報業發展以來,人民網今日頭條號媒體無不承擔開啟民智的重要責任,歷次思想啟蒙,媒體均起舉足輕重的作用,如五四運動的《新青年》等等。

  今日頭條所焦慮也有平臺升級和內容品質感提升的問題,從商業角度來看,低劣內容雖有流量,但卻很難有品牌溢價,因此,加快內容升級無論是商業抑或是在媒體的社會責任感方面,都有其必要性。

  這也造就了當今所謂的“媒體衰落論”,但在我們看來,媒體的衰落并非是內容質量的下降,而是在算法分發思維主導下,優質內容的傳播度以及價值被嚴重低估。

  但在今日頭條分發模式中,用戶以往的閱讀經驗將成為內容分發的主要參考,這意味著用戶只能在自己的認知之內獲得平臺推送的內容,也即,用戶的閱讀與個人成長處于割裂狀態。

  我們對此是持相對悲觀態度的,從用戶角度看,5.5億的用戶,且一大半為年輕和三線以外城市用戶,整體用戶素質相對較低,這其實是快餐內容生長的天然溫床。

  但若要進行人為干擾,今日頭條引以為傲的算法模式的合理性是否何在呢?人為干擾是否會造成中低端用戶的鐘愛內容的減少,造成用戶的流失,今日頭條是否能冒這個險。

  今日頭條自創立以來,一直表示要顛覆舊有的內容產出和生產模式,甚至通過“搬運工”的版權侵權形式從傳統媒體機構處獲得內容,其后又啟動全民創作,將內容產出權力交由做號者、洗稿者,因此,與其說傳統媒體對今日頭條的圍剿是基于版權、利益等訴求,不如將其視為對媒體使命的分歧。

  但人民網對今日頭條的批判卻正是立足于后者引以為傲的算法分發模式,提出算法分發造成“信息繭房”并引起內容的劣幣驅逐良幣問題,眾所周知,今日頭條的高閱讀量內容基本為標題黨、娛樂、軟色情等內容,這些確實較嚴肅深刻內容有更為龐大的“群眾基礎”。

  通讀人民網三篇文章,其核心觀點為:完全以用戶需求為導向的內容創作和分發究竟是創新還是技術主導文化業倒退。

  今日頭條要成媒體公敵了,在接連的版權官司之后,人民網603000股吧)又連續三天撰文從內容產出、算法分發、創新等角度對今日頭條進行全方位立體式的批判,這也應該是今日頭條成立以來,被主流媒體最為嚴重的一次質疑。

  當淡化總編輯工作,內容的分發完全以用戶先前喜好為依據進行分發,這自然會如人民網所言,用戶將墮入嚴重的“信息繭房”中,在傳統媒體的信息分模式中,用戶的身份、職業、學歷成為內容分發的主要參考,這也是以往媒體線下發行的主要路徑,事實上,隨著讀者身份的轉變,對內容的需求也會隨之變化,換言之,閱讀與個人成長是密不可分的。

  但這些情節在今日頭條面前基本是不值一提的,精良的內容注定是曲高和寡,而根據算法把自己局限在“信息繭房”中的用戶已經被算法所固化。

  如人民網文章所言,當內容產出一切以用戶喜好為標準,內容若要有市場就“就只能一味迎合、取悅”用戶,進而“失去了獨立思考、深度觀察的能力,進而削弱整個社會的創造力”。

  當互聯網尤其是移動互聯網快速發展之時,地域造成的信息障礙正在不斷被打破,身處農村也可以獲得與一線城市相同的互聯網信息,但在今日頭條的邏輯中,算法分發正在形成新的地域屏障,來阻礙信息的通常分發。

  今日頭條的支持者往往以“效果論”來否定傳統媒體機構的內容產出和分發模式,比較有代表性言論為:傳統媒體以報人主觀喜好進行內容產出,而今日頭條是完全的內容定制化。

  這意味著,短時間內,雖然今日頭條在努力在內容方面進行深度化改革,但在算法分發模式中,該部分內容的目標用戶在整個平臺中基本處于小眾級別,在不進行人為干擾的前提下,優質內容的分發很難有所突破。

  今日頭條抽掉了媒體機構轉型和上行的梯子,但又在借媒體實現自己的內容布局。

  現在看來,今日頭條的路線基本為,上游圈占內容,再回用戶端吸引注意,認為只要有內容用戶自然就回來。

  當單個用戶的成長與閱讀成非正比發展,那么,對整個年輕群體顯然將會是一場巨大的災難,缺乏良好的閱讀環境,沉迷快餐內容,年輕一代又怎么成長呢?

  在今年8月一月內,今日頭條便遭遇5起涉及版權的法律糾紛,既有搜狐北京時間的新媒體,亦有英超為代表體育賽事,在今年4月至5月也曾被《南方日報》、騰訊、搜狐集體維權。

  但若以今日頭條的邏輯來看,內容等同于商品,只需要通過算法使內容找到目標消費者即可,在此導向下,我們談媒體的責任和擔當多少是有些可笑的。

  基于算法的今日頭條確實在內容分發方面有著較為明顯的創新,通過去總編輯化(后來即便設立總編輯崗位,其職責也不同于傳統媒體機構),將內容的分發權力交由用戶,內容可以匹配到目標用戶。

  在以上專業媒體機構的內容中,我能夠通過詳實報道獲得對社會、行業新的認知,作為12年的《南方人物周刊》老讀者,我依然記得第一次閱讀帶來的思想震撼:原來世界還有如此一面。

  作為一個自媒體人,我必須坦誠時至今日承認,對我影響最大的內容其實并非自媒體同仁們的文章,尤其不是以洗稿、搶熱點為主的口水文章,而是《財經》(博客微博)《財新》《南方人物周刊》為代表的嚴肅內容生產機構。

  如此來看,優質內容只能成為小眾圈子的閱讀愛好,媒體機構的商業價值被大打折扣。

  移動互聯網打破地域造成的信息隔閡,將由今日頭條重新隔開,只是影響更為深刻,且阻隔了無主動閱讀能力年輕人上行的通道。

  人民網所批判今日頭條的內容,后者早已意識到,不斷通過合法或非法手段加快從傳統媒體處獲得內容資源,又通過資本力量收編內容創造者,最近也傳出今日頭條要抄知乎的底,用資金去挖角知乎大V,也通過爬蟲手段,抓用戶在微博的內容。今日頭條遭人民網連續三天炮轟 它還能走上正途嗎?

【責任編輯:admin】
熱圖 更多>>
熱門文章 更多>>
王中三单双中特